田园乡趣 适意人生 向往的生活

—— 家庭聚会 朋友聚会 生日会 企业团建 商务宴请等

上海近郊沉浸式农家体验场所:餐饮 住宿 旅游 采摘 ——

 

让农民变得“不食烟火”,乡村不该这样“振兴”!

首页    让农民变得“不食烟火”,乡村不该这样“振兴”!

原创 源味梅子  农场主十  


“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”,是祖先们世世代代相传的每日必修课,所以对乡村振兴来说,治理板块从整治环境下手,其实是抓住了问题的基本面。

每家每户如果最基本的环境,还是以前的脏、乱、差,看不到丝毫改变,这最基本的都做不好,振兴也就无从谈起。
 
所以,对于乡村来说,好的环境就好比一个人的面子。但是,只注重面子工程,脱离地方现实,为了环境而环境,不顾农民的生产生活,推荐一些高大上的做法,类似禁养家禽、禁烧柴做饭、只准种花不准种菜,这纯属让农民反感,与振兴背道而驰的怪相。


花钱买菜取代“屋前屋后,种瓜种豆”

农村最吸引人的地方,无非就是天然的环境和自然流露的烟火气息,吃用都是从自然中取得。

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小菜园,自吃自摘且会最大程度地利用屋前屋后的空间,“屋前屋后,种瓜种豆”从来就不是一句古话,而是中国广大农村最普通的一景,而这一景还省掉了农村人最大的生活开支——买菜。
 
但在一些农村,为了环境好看,屋前屋后的瓜果被花草取代了。甚至还明确了只能种花不能种菜的规定,农民闲散零碎的时间被浪费,却还要花钱去集镇上买各种蔬菜,不方便之余,农村农民最本质的东西被抽空,花钱买菜在梅子看来是一个农民最不该做的事。
 
当然,除了种菜问题,还有对环境危害最大的养殖问题。“鸡鸭鹅成群,猪牛羊成圈”,曾是体现农民富裕之家的写照,但为了环境,禁养家禽家畜某种程度已成了普遍的乡村规则。但从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来看,这其实是从本质上改变了农民。

生活方式上,农民的肉蛋奶需求就是来自这些自己喂养的禽畜,不让养,农民便断了食用的方便和廉价。

生产方式看,植物是生产者,禽畜和人是消费者,人以消费种子果实为主,禽畜以消费茎叶为主,然后人、禽畜粪便再还田作为下一轮生产的肥料,这是一个大自然安排的生态循环规律,没有家家户户养殖禽畜的消费,便打破了这一自然规律。

集中养殖是适应现代化工厂化生产的新方式,问题是集中养殖后的粪肥到不了家家户户的田里。化肥农药猛上,土壤质量下降,农产品不再优质,一个恶性循环就此诞生。


因地制宜对于乡村来说太重要
 
对于从小使用冲水马桶的大多数人来说,只会惊奇于农村的旱厕改革,觉得这是一件必须且迫切的事情,对于农村居民来说,旱厕的改革也是如此。
 
旱厕改造对于改善生活条件、提高健康水平尤其重要,就像联合国卫生组织把厕所定义为“人类最廉价的医药”一样。
 
但是任何措施和项目实施都需要因地制宜,需要根据客观条件,需要以科学适用的方法予以改造。一些吃水都成问题的农村地区,一些冬天长达半年滴水成冰的地方安装抽水马桶,确实脱离了实际。
 
而从生活成本上来考虑,成本无疑是不断变大的,那么最大的核心便依靠在了收入上,不然农村最核心的问题还是不能得到改变。
 
这不禁又让人想到了一刀切,农村本来缺少规划,以自然取胜,因地制宜比规则已经成熟的都市来说更加重要。
 
除了旱厕改造(特例毕竟是少数地区)以外,拿农村屋前屋后种植的树木变化来说,整齐划一毫无疑问成了乡村生机的抹杀者。
 
一般农家房前屋后都要栽植多种果树,一是自用方便,二是美化环境。
 
但一些地方却要求整齐划一,要么全村都种常青树,要么全村都栽种一种果树,农民没有选择权,不仅造成景观单调乏味,也使人们多品种、多口味的水果需求化为泡影,即采即食,新鲜方便的生活方式烟消云散。
 
同样在产业发展这块也同样出现刻板的情况,简单打一个比方,某乡镇鼓励种植白芨、白术等药材,在统计种植情况的时候,只会统计相关药材品种,即使部分村民发展其余药材也被“不在鼓励范围”为由,失掉发展产业的某些政策利好。
 
为何振兴会出现这些因为刻板造成的问题?了解现象只是一个方面,思考问题的成因更有必要。
 

乡村不需要脚不沾地的“设计师”

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前提是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,而用在乡村振兴这些不该有的现象上,可以理解为乡村和“设计师”的双向糊涂。乡村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是因为认知的限制和毫无话语权。
 
而作为掌握乡村走向的“设计师”,一方面应证着乡村的主人是乡村人这个伪命题以外,还暴露出现象成因的四大原因。
 
城市思维裹挟乡村思维,制度设计者久居城市,不了解乡村,不知道农民和市民不太一样。
 
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农民需要的铁锹、水桶、绳索、扁担等一些随时备用的简单农具和临时堆放刚刚收打下的农产品,大多数人家还要放置如机动三轮等小型农机具,而市民不需要这些,上班一个皮包、一台电脑。

他们不知道农业和工业不一样,工业有固定的车间厂房,有完善的管理标注,有固定的产品生产。但是,农业依靠四季,需要的是尘土飞扬,旱涝冰虫,风霜雨雪,都可能随时降临,更何况农产品生产是一个活的生命体,不能像工业品那样可以搬移,可以倒序。
 
过度消费的美丽乡村,这一点其实也归咎于刚才所说的对农村的不了解,今年乡村田园被很多人向往,农村被形容为山青水碧,地绿天蓝,云蒸霞蔚,气清神怡,玉宇琼楼,纤尘不染。处处泉水叮咚,移步溪流潺潺,无鸡犬之鸣吠,无车马之闹喧的理想国和田园乌托邦。
 
在这样对农村最浅显认知的背景下,建设一个仙境般的新农村,成了很多“设计师”梦想,为了形象而形象,为了古镇而古镇,乡村的烟火气消失在了某种幻想的仙气之中,但是脚踏实地爱着泥土才是乡村的本质。
 
乡村发展比都市更有空间,所以乡村也是展现政绩的处女地,能够给一些有抱负有理想的人提供一个洒热血的地方,但是也给一些谋取政绩意图不轨的人提供了温床,不顾地方财政收入,盲目进行数额巨大的形象工程而让地方财政债台高筑而被“反腐”下马的官员不在少数,他们都是剥夺乡村烟火,让乡不再乡,乡民不再乡民的始作俑者。
 
整齐划一的军事思维,山水田园、路树沟渠、屋宇院落,都经历了时光的磨洗,环境的考验、习俗的应对、物种的竞择,都具有存在的合理性,很难用军事思维去操纵自然而生的乡村。
 
一些地方强行拆旧村建新村,房屋都盖成一个模式,绿化都栽植一个树种,道路横平竖直,禁养各类禽畜,几千年厚重的历史没了踪迹,多姿的文化淹没于单调的空间,“诗意的栖居”变成了乏味的存在。

2020年3月27日 13:01
浏览量:0
收藏